中国海军气象工程师守南沙20年 绑楼顶测台风(图)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三亿军事网

    原标题:中国海军气象工程师守南沙20年 绑楼顶测台风(图)

      李文波(右)和战友一起开展科研

      高温、高盐、高湿的南沙岛礁是他的家,他深知守礁责任重大,任凭风吹雨打、烈日炙烤,20年坚守不离不弃。20年来,他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供了140多万组水文气象数据,向世界展示着中国军人的风采;20年来,他用忠诚书写青春的无悔与壮丽。

      他,就是被广东省委授予“南粤楷模”荣誉称号的南海舰队南沙守备部队气象工程师李文波。

      在9月30日颁奖晚会上,正在南沙执勤的李文波没有到场领奖,他通过电视深情地说:“礁盘虽小,却代表着国家主权。为了祖国的利益,哪怕让我在南沙呆上一辈子也心甘情愿。”

      多次使舰船脱离险境

      1985年,李文波大学毕业,他主动放弃到国家机关工作的机会,毅然到海军东海舰队当了一名海测技术员。1991年6月,正在筹备婚礼的李文波得知南沙群岛选调水文气象专业干部,主动提出了申请。新婚第5天,他就赶往南沙守备部队报到,成为南沙守备部队第一批大学生干部,负责海洋水文气象观测。

      南沙常年高温高湿高盐多台风,素有“太阳海”之称,环境条件十分艰苦,而且交通不便,供给困难。1992年,李文波登上南沙永暑礁执行任务。礁上工作条件简陋,观测站缺设备、缺教材、缺骨干,可以说是一穷二白。为了建好气象观测站,李文波带领气象分队想方设法将气象观测场、预报室等10多个场点逐一进行升级改造,安装了气象数据接收系统等先进设备。

      南沙气象复杂,强对流空气活动频繁,如果预报不准,就会给战备巡逻、物资补给等带来极大困难,甚至给值班舰船造成危险。李文波带领分队总结出准确预报天气变化的规律,为值班舰船和守礁部队提供了准确的气象参考,多次使值班舰船脱离险境。

      2007年12月,李文波发现风向、风力和海况出现了异常状况,他立即赶到气象预报室,仔细查看分析近期气象传真图,最后得出强冷空气急速南下的结论,并及时向礁领导汇报,建议值班拖船出港避风。

      数小时后,永暑礁海域刮起了9级大风,港池里涌起了3米高的巨浪,由于拖船提前出港,及时有效地避免了重大安全事故。

      麻绳绑身战台风测数据

      为了把每一次观测、每一组数据搞精准,李文波坚持对每天的观测数据、每月的数据报表、每年的数据汇编,反复进行比较核对,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标点、疑点和小数点,或者再细微的异常,也绝不放过。

      2009年8月,他发现永暑礁水准点地基出现裂纹,意识到这有可能影响到南沙地区所有潮汐观测数据的准确性,于是立即向上级建议进行复测和校准。征得上级同意后,他带领分队官兵忍受烈日暴晒、海水浸泡、被珊瑚和海胆刺伤的恶劣作业环境,在长达3海里的距离上,主动加大测量密度,坚持每10米测一次,每个数据都反复测几遍,前后仅用了5天时间,就把水准点的误差准确无误地校正过来。

      今年9月份,台风“海鸥”正面袭击南海海域,永暑礁港内惊涛骇浪,别说是到气象台测量数据,就是在室外站稳都很艰难。李文波硬是让分队官兵用麻绳绑住自己的身体,爬到了楼顶气象台测量数据。他说:“气象条件越差,我们越是要把数据测量得准确无误,这样才能给国家气象部门提供可靠的依据,才能使台风给人民群众带来生命和财产安全风险降至最低。”

      正是凭着这种对工作精益求精,他连续23年观测数据无差错,观测站上报数据的质量年年被评为优等级。

      23年观测数据无差错

      海洋气象分队每天观测了大量的水文气象观测数据,每月需对这些数据编制水文和气象月报表,进行统计和计算。以前都是由人工完成,由于数据量庞大,经常出现人为错误。为此,李文波自学计算机知识,设计了程序化的水文气象月报表,每月只要输入原始数据,就会自动生成报表,大大节省了人力,也大大提高了资料的准确性。

      20多年来,李文波等人累计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军内外气象部门提供水文气象数据150多万组,创造了连续7300多天无差错的记录。

      这些年,李文波带领气象分队搞了20多项小发明、小制作、小革新,使观测工作的质量效益得到了有效提升,使永暑礁海洋气象观测站在国际海洋观测领域中逐渐脱颖而出,倍受关注。如由于测量夜间海水蒸发量,所用的仪器和方法难以操作,而且误差较大,李文波经过反复摸索和试验,研制出了一套自动滴注式蒸发测量装置,使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李文波还带领分队干部编写出版了10多万字的《南海水文气象观测教材》,成为南海舰队水文气象观测专业通用教材,从此结束了南海海洋气象业务培训没有专业教材的历史,先后培养了60多名专业骨干,其中50多人次荣立三等功,2名被评为全军先进水文气象工作者,2人获海军优秀专业技术人才奖。

      舍“小家”为“大家”

      李文波的妻子家庭条件比较好,在老家有着稳定的工作,当亲友知道他在南沙工作条件艰苦时,多次劝其转业,说既可以结束夫妻两地分居,又可以回老家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但他不愿放弃刚刚起步的南沙水文气象工作,反而说服妻子随军到湛江。

      由于常年守礁,李文波难以顾及家庭,其间先后有6位亲人去世,都未能赶回家尽孝。2005年9月,母亲病危,他回到山东老家探望,准备好好尽尽孝心。一周后,李文波接到赶赴南沙守礁的命令,他二话没说,当天跪别母亲返回部队。结果,第二天就传来母亲去世的噩耗。他站在开往南沙的军舰上,对着老家方向大喊:“娘,儿子对不起您了。”等他守礁回来,再次回家探亲时,母亲坟头上已经长满了青草。

      结婚23年,李文波有10个春节在南沙岛礁上度过,几乎没有好好照顾过一次身弱多病的妻子,没有参加过一次儿子的家长会,更没有带妻儿外出旅游过。

      南沙守备部队工作23年,李文波先后31次上南沙,往返南沙62次,海上航渡460多天,累计守礁103个月。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守礁生活,使李文波患上了头晕耳鸣、风湿疼痛等多种病症,尤其是关节炎发作时,上厕所、下楼梯都需要人搀扶。即便是这样,每次换班他都主动要求执行守礁任务。他常说:“我深爱南沙,只要南沙需要我,我就是倒也要倒在南沙礁盘上!”

      作为80年代初期的大学生,李文波的同学有的成了国家部委领导、大型企业高管或社会知名人士,还有一些同学移民海外。一次大学同学聚会,许多大学同学对他长期在南沙当一名普通技术员感到不解,有的同学主动提出要帮他调到大城市,但他都婉言谢绝。他说:“南沙确实苦,可它再苦也是祖国的一部分,总得有人来建设它、保卫它。我是一名南沙卫士,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我愿长期在南沙干下去!”(王普 高毅 杨波)